阮依彤临走之前,深深地看了周凯雯一眼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hzshuwu.com

    反正该说的话,她都已经说了。

    女人的好奇心是十分的可怕的,相信周凯雯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周凯雯一定会很好奇,她剩下的那半句并没有说完的话是什么,并且刨根究底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阮依彤做出满脸委屈的模样,慢慢地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然而余远恒盯着阮依彤的背影,眼睛危险的眯了眯。

    男人满脸的戾气,看上去心情十分的不爽。

    他忽然冷着嗓音道:“你哥哥已经醒过来了,你难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原本走到了门外的阮依彤,脚步忽然一顿。

    她的背影僵了僵,整个人的脚底甚至起了一层冷汗,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。

    袁子墨醒过来了?

    那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阮依彤皱着眉头,快速的转过身:“我刚刚从他那里过来的时候,他并没醒?”

    心跳莫名的有些快,这一刻,阮依彤整个人紧张极了。

    尽管想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,但是,毕竟袁子墨的身上牵扯到关于她的事情太多,让阮依彤难免有些心里忐忑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哥哥醒过来了,你看起来,似乎有些不太高兴?”余远恒却是一眼看穿了阮依彤心中所想,毫不犹豫的拆穿了她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阮依彤一怔,面部表情僵硬了一瞬间以后,立马换上了一副笑脸:“高兴,我当然高兴!刚刚只是太惊讶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阮依彤慌忙想要逃,实在是因为在余远恒的面前,让她有一种所有的心思,都逃不过这个男人的眼睛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更准确的说,她想要尽快去看一看袁子墨的情况!

    确定他是不是真的醒过来了!

    余远恒冰凉而又不带丝毫情感的嗓音,再一次在阮依彤的身后响了起来:“我刚刚已经派人,把他送去国外治疗了,按照时间算,现在应该已经快要到机场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阮依彤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她满脸震惊的转过身,看向余远恒,疑惑地问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表面上的意思。”余远恒漫不经心的在阮依彤的脸上扫了一眼,清楚地看到了这个女人,满脸青白交加的,他十分淡定的补充道:“我妈不是说了么?让我今后负责照料你们兄妹二人的生活,你对我这样的做法有疑虑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阮依彤拧了拧眉,她忽然垂下了脑袋,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圈套之中?而且,余远恒将她给套的牢牢地,完全的堵死了她的退路?

    这样一来,让阮依彤就连拒绝的话,都没有办法说出口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阮依彤觉得有些不太甘心,皱着眉头说道:“毕竟是我的哥哥,你将他送出国,是不是也该提前告诉我一声?”

    “我这难道不是提前在告诉你?”余远恒挑了挑眉,看进阮依彤的眼底深处:“你如今现在打车去机场的话,说不定还能见他一面。”

    阮依彤却觉得余远恒这样的眼神可怕的很,也是这个时候,她再一次觉得这个男人是这样的霸道,做起事情来,完全的不给人留余地

章节目录

总裁爹地请温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墨墨钟情只为原作者陈惜雯余远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惜雯余远恒并收藏总裁爹地请温柔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