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殿内,麻老夫人与麻三夫人拜见过皇后,终于见到了麻慧儿,“母亲……”麻慧儿忍不住留下了泪水。hzshuwu.com

    “孩子,你还在月子中,千万不能哭。”麻三夫人何偿不想哭,可是为了女儿的身体,她生生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”麻慧儿偎在母亲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让你受苦了。”麻三夫人流泪而言:“皇上因你生了公主恩赏,你父亲从六品升为正五品侍奉,(闲职,只发俸禄不干活,基上都是皇上恩赏给宠妃外戚或是世家贵族恩荫子孙的官职)我也有正五品诰命了,以后宫中有什么事,母亲也有资格进宫了,终于可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”麻慧儿高兴的笑了,“女儿终于能为娘家人争脸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麻三夫人高兴的连连点头,虽然升得不高,总算能踏进皇宫了。

    麻老夫人坐在一旁看着感慨万千的母女俩,心道,麻家总算熬出头了,只要能保持住这样,也算在京城有立足之地了。

    麻三夫人忍住激动,轻轻说道:“慧儿,我的信你都收到了吧?”

    麻慧儿点点头,“母亲,都收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该知道,你父亲的官职是敏儿帮的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,我明白。”麻慧儿轻轻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孩子,母亲仔细想了想,皇上对你另想相看,让你有了身孕,也是敏儿回京城以后的事,咱们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,女儿也明白。”麻慧儿朝绿绮看了眼,绿绮行了礼,转身把宫女嬷嬷们都带出去了,顺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慧儿,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麻慧儿低声说:“我打听到,风老太师帮圣上收赋税,敏儿和他夫君有出手相帮,所以这一年来,圣上对我恩宠不断。”

    麻三夫人怔怔的盯着女儿,“竟……竟是这样?”

    麻慧儿轻轻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麻三夫人又看了看老夫人,吁了口气,“果然是一荣一俱荣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”麻慧儿轻轻叹口气,“我们家要和敏堂妹好好走动起来才是啊!”

    麻三夫人又朝老夫人看了眼,走动?她那嫡长大孙子傲得跟什么似的,那曾主动去拜访过北郡王府,她倏的转向女儿,“我知道了,这次回去,我跟你父亲带着智儿多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母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辛苦的,一荣俱荣,我懂的。”

    麻慧儿又道,“听说前段时间,敏堂妹还住到眉堂姐家,他们关系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我知道,眉儿对我说过,赵大人能有今天的成就真正是遇到了敏儿这个贵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人的一生能遇到贵人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元泰帝心情不错,留了麻家人与夏臻一起吃了午餐,能留在宫中吃宫宴的人可不多,想不到麻家人能有这个圣恩。

    真正吃饭时,麻齐蒙几乎没敢动什么筷子,但出了宫门,他吹虚的比谁都厉害,好像桌上几十道菜,他都吃过,在同僚们面前,在茶楼聚集的早茶桌上,那真是说得唾沫横飞,让人掩面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萧霖听到手下管事来回禀时,轻屑的笑笑,“那就那他踩踩狗屎。”

    “爷,他是北郡王的亲戚,让他去教训呗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是想教训,还能把人甩到我这里?”

    “是,爷,那小的下去了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让他消停,也注意三教九流给他上套,不要让他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爷,小的明白了。”管事自是下去办了。

    萧萧摸摸光洁的下巴,眯眼深思,一直到天黑,直到随从上来催他,他才从神思中醒过来。

    麻三夫人自是知道夫君的德性,一直劝他,可惜他不听,一直担心,他又会出什么幺蛾子,结果,居然摔伤了腿,不能上衙办公了,也不能去茶楼喝茶了,只能呆在家里。

    她一方面庆幸男人不出去惹祸事了,一方面又担心他的腿,要是真残了怎么办?真是纠结万分,“还想让他带着智儿去敏儿家呢,这还去什么去?”麻三夫人失落的一点心思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麻奕辉自从从皇宫出来后,结常归府了,向麻承祖请教学问,准备来年的殿试,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。

    看着满心读死书的孙子,直到这一刻,麻承祖才看清自己与风江逸之间差的是什么,可是已经晚了,他都快入土了,领悟这些又有何用,他想把人生感悟说给大孙子听,却发现自己心里明白,嘴上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除了深深的叹息,他都不知该如何面对跟自己越走越远的大孙子。

    春夏秋冬,一年四季,交往更替,转眼又快到了新年,这是夏臻夫妇在京里过的第二个年,相对于第一个年,他们越来越了解京城,人情往来,关系走动上,更加熟恁。

    熟悉了,办起事来也就顺手了,并不显得忙碌,麻齐风带着家人隔三差五过来看往女儿,热闹的走动着,有家人在一起,并不孤独,日子过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别人都淡定,唯有一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是谁呢?当然是顾大胖子顾敦了。

    “去去,我不胖。”顾敦伸脚就踢章年美。

    章年美歪坐在椅子上,吃着零食,“那你再去求王爷啊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让我去找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啊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敢去。”

    “无用的家伙。”章年美笑着骂他,“我老妹多好的一个人哪,只要你诚心诚意求娶那姓施的,肯定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顾敦急得脸都涨红了,“我当然是诚心诚意求娶了,我还……还找过王妃一次了,可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章年美双眼亮了,好奇的直起身,“你已经找过一次啦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敦一脸络腮胡子的脸紧绷着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给你出了什么题目,让你答,结果你没回上来,所以就卡着了?”章年美笑问。

    顾敦惊讶的问:“你怎么知道她给我出了题目,让我卡在这里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章年美笑得前府后仰,“我妹子,我能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卫仁看了眼肆无忌惮的章年美,立起身,“你们先聊,我去王爷那里看看。”说完,拔着大长腿走了。

    章年美收回笑,继续吃零食,盯着卫仁的背影问顾敦,“这小子以后要叫你岳父?”

    顾敦发愁的直挠头发,那里心思管卫仁,“这小子傲着呢,谁知道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章年美再次大笑,“有意思啊,真是太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有意思了,赶紧帮帮我呀,怎么能娶到菊姐?”

    章年美瞟了他眼,“这还不简单,告诉王妃,你是孝子,但不愚孝,绝对不做妈宝男,对媳妇知冷知热,保证你能娶到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啥……啥叫愚孝,啥叫妈宝男?”

    章年美立起身,一摇一摆抬脚往外:“愚孝我懂,妈宝男我也是听王妃说的新名词,就那意思,你自己领悟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给你说清楚啊?”顾敦一把拉他。

    “我都明明白白告诉你了,你还不懂,不怪王妃不同意,要是我嫁女儿,我也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章年美扯了他胳膊,继续往外,走到门口,突然又转回头,“付小有把你带到赵大人家的小巷子去,简直是白带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敦傻傻的愣站着。

    章年美摇摇头,找老妹去了。

    厨房里,一切安排妥当,单婶有了空,朝施秋菊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婶,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啥事,咱们到隔避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施秋菊点点头,跟着她进了隔壁,单婶随手把门关上了,“来,坐。”

    两人坐到了碳火边上,都伸出了双手,她笑眯眯的问:“我听说,顾将军已经向王爷王妃求娶你了?”

    施秋菊好像知道她要问这话,脸上并没有喜气。

    “你怪王妃拦着顾将军?”

    “没没……我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想法。”施秋菊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施婶道:“菊妹子,你不要怪王妃一直拦着不让顾将军娶你,要不是王妃,前两年,顾将军可是要纳你为妾的,妾是什么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懂,婶子,你别说了,我懂,我都懂。”施秋菊道,“我吃的苦还少吗,我和杏儿他爹刚遇着时,他也是欢喜的不得了,可是婚后没多久他就变了,我哭闹问他为何,他说他不能不孝,不能不听母亲的话,再后来,他跟他母亲一样,打我跟打一条狗似的,人啊……”她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顾将军要是想不明白,你的婚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婶子,看着杏儿平安快乐的长大,其他事对我来说,我已经不在意了。”施秋菊感慨万分,“我感谢王妃帮我拦着。”

    知道好歹就好,单婶暗暗松了口气,笑道,“你放心,要是顾将军能明白过日子不仅仅是喜欢和心意,还有柴米油盐,我想王妃必然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卫仁心里烦,想出府到外面酒楼里喝个痛快,结果居然走到了仆人们的院子门口,意识到自己走错地时,他转身回头,却被三等丫头贵竹看到了,她连忙叫道,“卫先生,找杏儿姐啊,巧了,她今天不当值,在房间里。”

章节目录

麻二娘的锦绣田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墨墨钟情只为原作者冰河时代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河时代并收藏麻二娘的锦绣田园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