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被点名的吏部尚书并没有急着跳出来。https://

    “缘何?”

    “臣前几日刚跟他发生过口角,他报复臣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报复了你何事?”

    季承烨这是一环扣一环,扣得顾茂才有些接不上话,毕竟他具体也不知道顾秦的折子上到底写了什么,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喊冤喊快了,主要是这一次帝王没有按照以往的套路出牌,他总不能说顾秦写了什么,吏部尚书就报复了他什么吧。

    “臣不知。”沉默了一下,顾茂才还算有点脑子的说了这么一句,毕竟报复的实施者是吏部尚书,就是报复,他哪里知道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季承烨没再搭理顾茂才,而是看起了奏折,越看面色越沉,看完后,直接怒意横生,摔了奏折,“将晋安国公革职查办。”

    顾茂才直接蒙了,这是申诉的机会都不给他了吗?那顾秦到底写了什么?

    “陛下,臣冤枉,臣真的没有勾结江湖之人残害顾丞相。”顾茂才也不管了,直接就开始了哭诉喊冤,“陛下,陛下,臣冤枉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季承烨冷笑,“冤枉不冤枉你牢里说去,朕倒是要看看你顾茂才究竟是要如何?勾结大亮江湖之事,残害朝中同僚,多次进行暗杀,还掳走其家人为饵,引诱其前去进行绞杀。而这样的事你不止做过一次,也不止对顾秦一人所为,你这般坑害朕的朝臣,你究竟想如何?是想颠覆朕的朝纲是不是?是不是,顾茂才?”

    颠覆朝纲这罪往小了说,那叫紊乱朝堂秩序,往大了说那就是有不臣之心想谋反了。

    顾茂才吓得直接颤抖了,“臣不敢,陛下,臣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刑部大牢里说去,来人,立刻给朕摘了他的乌纱帽扔进刑部大牢,等候问审。”

    季承烨许久没发过这么大火了,就是之前处置了好几个官员,还没有立刻摘了乌纱帽扔进刑部大牢等候问审这一句话,百官不由得心里纷纷好奇这顾茂才到底做了些什么,顾秦那折子上又到底写了些什么,怎么就能让帝王怒成这样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,帝王并没有让人传阅奏折,他们没能看到,而刚刚被咬了的吏部尚书也并无半点事。

    顾茂才眼见着拖他的侍卫已经到了跟前,他害怕极了,知道帝王是来真的了,此刻谁也救不了他,而有些话离了这里再说就没意义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弹劾吏部尚书买卖官职收受贿赂,还公报私仇利用公职打压官员,臣有证据,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吏部掌管天下文官的任免、考科、升降、调动等事务,所以顾茂才所言很是成立,不算无故诬陷,当然,还要有证据。

    吏部尚书脸色终于变了,没想到顾茂才竟会这般言语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臣有证据,所以吏部尚书才陷害臣,想让人臣落马,还没有人揭发他,臣冤枉,请陛下明察。”

    “吏部尚书你怎么说?”季承烨没急着定罪,虽然吏部尚书是一条大鱼,但是这不是他的最终目的,这最多就算是额外送的福利。

    “臣请晋安国公拿出证据跟臣对峙。”吏部尚书一点儿也不慌。

    “顾茂才。”季承烨看向了顾茂才。

  

章节目录

顾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墨墨钟情只为原作者程宁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宁宁并收藏顾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