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几年的时候,人帮人,都是偷偷摸摸的,就算帮了人,也不会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的想让别人都知道。估计是受了政府影响。

    茶素医生奉命紧急支援救助巴国,回到医院后,单位也没开什么表彰大会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出行人员的工资单上多了一笔出差补贴费而已。

    没人觉得不满,因为对于医生来说,这种出行太普通了,也就这次是有军队带着武器保护了一次罢了。

    这种方式到底好不好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在老黄的时代,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一个患者在医院住院治疗后,觉得管床的医生不错,医术态度都很不错。

    然后就给医生偷偷塞了一个红包,然后他就跑了,小医生是不是经过了思想斗争不知道。

    反正,最后红包上缴了,老黄一听,这是标杆啊,这是典型啊,要发扬。

    然后,记着、医生,还有患者,举着红包拍照片,当时那个场面,真的,太尴尬。

    小医生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,患者也是一幅上了狗的表情。

    张凡他们回到茶素,因为没下封口令,薛飞不得了了,见谁都吹牛逼。

    “出过国吗?”

    对方翻着白眼。

    “坐过武装直升飞机吗?”

    对方开始直视。

    “坐着武装直升飞机出国,还有换了衣服的军队全副武装的军队全程保护吗,有过这样的待遇吗?”

    “吹牛了吧。”对方嘴都张开了。

    “来,来,来。我给你说说!”

    真的,这个事情对上普通行业的人来说,真的是可以吹牛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在张凡他们回到茶素没多久,酋长国捐赠的直升飞机也到了茶素。

    欧阳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。我们去救援,政府可以因为各种因素不宣传。

    但,我有了直升飞机,再不宣传,欧阳绝对是不同意的。

    所以,当交接直升飞机的这一天,北边疆有一个医院算一个医院,欧阳全都发了邀请函,清他们来观礼。

    要不是南边疆太远了,有几千公里,她恨不得连南边疆的医院都通知到。

    社会贤达也是一个不缺,你来不来,我不管,但是我要让你知道,我们医院有直升飞机了。

    在医院的院子里,欧阳大方的让后勤处的搭了一个舞台。

    看着舞台上带着小红花的欧阳,茶素管财政的领导估计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好多人或许不理解,总觉得一个副省级的地区,一个直升飞机难道养不起吗?

    其实,这玩意得分地方。比如放在沿海城市,绝对都不算个事情。

    可,这是在西北,在华国的国门边上,这里的经济太落后了,弄不好,还没人家一个地级市厉害。

    所以,看着欧阳,再看看停在边上的卡—32,主管财政的领导脸上一阵子的抽搐。

    飞机披红挂彩,如同考了大学的学子一样,弄的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茶素中医院的院长没来,来的是副院长,这次人家都不羡慕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估计未来多少年,也只能是茶素医院有了。

    真正嫉妒的是鸟市的几个大医院,他们也来人了,不过当老大的都没来,全是清一色的副职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她弄这么一个大家伙,一年费用赚的出来吗。”

    中心医院的书记望着周边医院的人热情的围着欧阳,他嘴里发酸的对身边附属医院的书记小声的说着。

    这对于搞行政的来说,这就是妥妥的政绩啊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他们来地县的医院,什么时候不是中心啊。

    就算地县的领导都会给他们几分面子,可现在呢,边疆第一架医疗救援飞机坐落在了茶素医院。

    还不是政府给发的,而是人家从附属医院嘴里夺过来的。

    凭本事得来的,他们就算心酸,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嗨,谁知道啊,我们前年就打报告了,政府那边迟迟不批!”

    附属医院的书记无所谓的说着。

    政府领导肉疼的全力赞扬国际友情,他心里都哭了,你就不能送个便宜点的吗!

    酋长国这边来的是人家主管卫生的领导,表情和华国这边的领导差不多,估计他也肉疼,他们国家都没几架!

    欧阳意气奋发的讲完话,然后让张凡上台也讲了几句。

    本来大会的议程当时让张凡上,张凡不愿意,他不知道说啥。

    感谢酋长国?还是感谢什么?

    欧阳拍着桌子,“用不到你来感谢谁,你就上去说说我们医院这两年的科研成果。”

    张凡上台讲话,谁最高兴,邵华!

    人是矛盾的,当张凡每一次出发去危险地方救治伤员的时候,邵华恨不得张凡就是个小医生。

    而当张凡每一次出现在这种场合的时候,她又恨不得把张凡打扮的既要庄重老城,又不能显得太过老气而失了朝气。

    反正是费了心思的。

    张凡穿着西装,打着领带,短短的头发上都让邵华给打了摩丝。

    “各位来宾、各位领导、各位同行大家好。

    我院在09年开始,联合首都的李厚森教授就目前烫伤材料的应用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。

    在国际烧伤年会上,不光获得了海内海外同行学者的认可。

    而且,目前仅临床试验的医院就包括,茶素市人民医院、美国梅奥,德国柏林的联合大学医院、英国皇家医院、丸子国的水稻大学附属医院,还有我国中庸医院。

    我相信,当新材料通过临床开始推广后,一定会让烧伤的患者带来质变的治疗方式。

    茶素医院从风风雨

章节目录

医路坦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墨墨钟情只为原作者臧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臧福生并收藏医路坦途最新章节